• 当前位置:主页 > 信息与评述 >

    【粤剧小百科】(229)请酒擒奸、碎銮舆、三娘问米、读家书

    发布时间:2020-05-14 作者:本站 来源:中国粤剧网 点击:

     
     
    请酒擒奸
           表演排场。出自传统粤剧《西河会》。侯爷马国良请郭崇安来府饮宴,先关上头门和二门,以防郭逃席。国良在席间问郭:“若是谋功害命,杀死师弟,打死知府,三桩罪行,该如何处置?”郭即答道:“应凌迟处死!”国良即历数郭之罪状,命校尉将他擒拿。马国良由武生扮演,郭崇安由第三小武扮演。在传统粤剧中,凡有将犯罪之人(或是对手),骗至府赴宴、在席间擒拿的情节,都会仿此排场。因过去粤剧的唱念都用戏棚官话的关系,故剧中人郭崇安也有作“郭雄安”。
     
    碎銮舆
           表演排场。出自传统粤剧《西河会》。国舅郭崇安“谋财害命,骗封王位,强霸师妺,杀死师弟,打伤师父,致令吐血身亡:平阳知府,朝廷命官,被他乱棍打死,大侯爷被其乱箭射死”,犯下了滔天大罪,被尚书孟国梁拿获,孟国梁头戴纱帽,身穿蟒袍,开堂审理此案。西宫娘娘郭翠莲是郭崇安之妹,闻讯后头戴凤冠,身穿霞帔,私自出宫,赶往刑部大堂,欲救其兄。公堂上与孟国梁发生冲突,郭翠莲把头上凤冠丢在地上,用脚踏坏,诬陷孟国梁欺负她;孟国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除下纱帽,也丢在地上,用脚踏三下,把纱帽踩烂,说是郭翠莲欺负他;郭翠莲又扯开霞帔,说孟国梁调戏她,孟国梁同样撕下自己的角带蟒袍,说郭翠莲调戏他。孟国梁见郭翠莲并无宫人相随,便判断她是私自岀宫,遂命衙役毁掉郭翠莲所乘车驾。郭怒不可遏,拿过藤条,追打孟国梁,孟国梁毫不畏惧,抢过藤条,反打郭翠莲。这就是“碎銮舆”排场的过程。因为是孟国梁命人打碎郭翠莲所乘的车驾(銮舆),故把此排场称作“碎銮舆”。剧中郭崇安由第三小武扮演,孟国梁由武生扮演,郭翠莲由第三花旦扮演。这个排场只是反映戏剧内容的过程性表演,并无特别难度的表演技巧。后来被很多有类似情节内容的粤剧套用或仿用。例如在《秦香莲》一剧中,包公开堂审陈世美,太后和公主到公堂欲搭救陈世美,就仿用碎銮舆排场。
     
    三娘问米
           表演排场。出自传统粤剧《金叶菊》。张应麟被奸人杀害,死后鬼魂回家向母亲报梦,张母醒后带儿媳林月娥和孙子张贵方一起去找巫婆张三娘为她问米、圆梦。张三娘施巫术作法,引出张应麟的鬼魂与家人相见。张应麟满身鲜血惨不忍睹,张母当场被吓死。这个排场只是一个叙述情节的过程性排场。张应麟(鬼魂)由小生扮演,张母由夫旦扮演,林月娥由正旦扮演,张贵方同样是由小生扮演,张三娘由女丑扮演。因为这个排场有特定的戏剧情节内容,其他戏较难借用或仿用,而且在演出中有报梦、问米、鬼魂等宣扬封建迷信的场面,以及浓重的恐怖气氛渲染,现在已经不再完整地把它搬上舞台。但在现代粤剧《小二黑结婚》和《木头夫婿》中,也利用这个排场,反其道而行之,起到揭露和批判封建迷信的演出效果。
     
    读家书
           表演排场。出自传统粤剧《金叶菊》中节。故事背景是:周贵显带书童周贵方回家,准备命他抚琴唱曲,给母亲周淑英解闷。周淑英细询之下,才知道书童周贵方是她结义姐姐林月娥与她丈夫张应麟所生的儿子,周贵方与周贵显就成为同父异母兄弟。林月娥将一封家书缝在周贵方所穿衣裳背后,嘱他到京城交与周淑英,告知家中的悲惨变故。读家书排场就是从周淑英剪开周贵方衣服、拿出家书开始,到仔细读完家书的过程。这段家书共有二十六句,全用戏棚官话念出:“…姐随翁姑回家往,中途遇着那贼强,将我公公来踢死,受伤吐血丧黄梁;婆媳流落寒窑上,生下娇儿名贵方……奸贼云光真凶悍,梅花润上杀夫亡;夫魂不息回家往,婆婆吓死在当堂,家道贫穷无钱葬,迫于无奈卖儿郎。…倘若贵方到府上,望妹照顾在身旁,我儿犹如你子样,贤妹养育我儿郎,我儿郎。”这段念白是向观众述说已经发生了的剧情。周淑英由正旦扮演,张贵显由二花面扮演,张贵方由小生扮演。饰演周淑英的前辈男花旦千里驹在这个排场中有出色的表演,他细腻地把握人物情感的层层递进,对吐字、节奏、声调变化、感情控制的处理都有独到之处。他读家书不但感动了现场观众,而且感动了同场演员,甚至连棚面师傅也被他的表演所感染,被时人称为粤剧舞台表演一绝,誉称“若要哭,睇《金叶菊》。其后舞台上凡有要读家书,或有相似情节的戏都会借鉴千里驹的表演方法。
     
     (节选自《粤剧大辞典》表演篇)
  • 上一篇  罗惠芬:把最美的青春留给粤剧
  • 没有了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