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主页 > 信息与评述 >

    【粤剧小百科】(231)探监、释妖、祭塔、逼反

    发布时间:2020-05-21 作者:本站 来源:中国粤剧网 点击:

     
     
    探监
           表演排场。出自传统粤剧《金叶菊》。张贵方被诬为强盗,收监候审,其妻陈月仙由丫鬟陪同到监牢探望。这是个表现探监过程的排场,故名“探监”。进监牢前必有遭禁子勒索,由丫鬟交付银两的情节。张贵方由小生扮演,陈月仙由花旦扮演,丫鬟由第三花旦扮演,禁子由丑生扮演。传统粤剧凡有探监的情节,都会套用或仿用此排场,如粤剧《碧容探监》。
     
    释妖
           表演排场。传统粵剧《白蛇传》的故事与兄弟剧种的处理有所不同,在“水漫金山”一折中,法海捉拿了白素贞,正准备用金钵收妖之际,却被上天文曲星托住金钵,放白素贞逃走。原来白素贞早已怀孕,腹中胎儿是未来的状元,所以文曲星要保住白素贞的儿子许仕林降生。这就是释妖排场的内容。法海由武生扮演,白素贞由花旦扮演,文曲星由总生扮演。传统粤剧释妖排场的表演形式比较丰富。现在《白蛇传》舞台演出都把金山寺放在舞台的衣边,而传统粵剧却是把金山寺置放在舞台正中,左边钟右边鼓。法海身披袈裟,一手执锡杖,一手拈香,在准备迎战白素贞前,有一段类似走四门形式的连唱带做的表演,在唱段中间有两次扎架作为段落间隔,最后是边唱边登上正面的高台,盘膝打坐在蒲团之上。这段唱段使用的曲牌竟是【西皮】,用【西皮】去敷衍走四门,这样的表演形式在粤剧舞台上较为罕见。白素贞并无青蛇做伴,身穿小打扮,散发,手执双剑。本来“水漫金山”攻打的是金山寺,但在表演中却用了杀四门的排场调度,反复与四大金刚接战,最后被托塔天王李靖用捆仙索捉住。释妖排场中具体的表演手段,至今仍在粤剧舞台上沿用。
     
    祭塔
           表演排场。出自传统粤剧《白蛇传》中“仕林祭塔”一折。白素贞被法海困在雷峰塔内,白的儿子许仕林高中状元后,要到雷峰塔拜祭母亲。因为状元是天上文曲星下凡,法海不敢怠慢,命令塔神放出白素贞,让他们母子相会。这就是祭塔排场的内容。许仕林由小生扮演,白素贞由花旦扮演,塔神由六分扮演。这个排场对演员在形体和身段方面的表演要求较为简单,主要是突出生、旦的唱功。其中由白素贞演唱的【反线二黄】祭塔腔是由20世纪20年代的全女班花且李雪芳所创造的专腔。此后,凡演粤剧《白蛇传》之“仕林祭塔”,都会演唱祭塔腔。而且祭塔腔作为【反线二黄】的一个特有专腔,在现时粵剧和粤曲演唱中,已被广泛地运用。
     
    逼反
           表演排场。传统粤剧《黄飞虎反五关》讲述狐狸精妲己为除去武成王黄飞虎,借纣王之手害死了黄的妻子和妹妹。黄的部下皆劝黄飞虎造反,黄念及黄家七代忠良,不愿为自己毁掉家族名节。后来得知纣王欲杀其全家,黄不得不反,遂率领部属反出五关,投奔西岐。逼反排场是该剧一节,表现黄飞虎从不愿反到决心反的过程。由于黄飞虎是被纣王和妲己一步步地逼上造反之路,故称此排场为“逼反”。
           黄飞虎由小武扮演,身穿蟒袍,头戴大额子,插雉鸡尾。逼反排场着重通过演员的身段、表情和功架,来表现角色被逼反过程中的情感发展和思想变化。惊闻妻、妹被害,面对一双儿女哀哀而告、部属的劝反,饰演黄飞虎的演员在大水波浪的锣鼓和调度表演中,运用抖鸡尾、震盔头甩蟒、蹉步、垫步等技巧,配合表演者的眼神和面部表情,体现黄飞虎主观上想维护黄家七代忠良的名节与客观现实中家破人亡的矛盾心境。最后在纣王传召入宫的生死抉择中,演员运用双掏鸡尾、咬鸡尾来表示黄要反出朝歌的决心。《黄飞虎反五关》是著名小武白玉堂的首本戏。在逼反排场中,他的眼神、身段,与锣鼓配合得天衣无缝,把角色悲愤、怨恨的情绪,将人物无奈、矛盾、反复和两难的心态展露无遗,把传统粤剧小武的火爆、热烈、刚拙、朴实的表演风格表现得淋漓尽致,为后辈树立起效仿的楷模。
     
     (节选自《粤剧大辞典》表演篇)
  • 上一篇  “粤剧+流行” 粤剧青年大展才华
  • 没有了 下一篇